本報記者 駱倩雯
  市氣象局昨天發佈北京地區2013年氣候公報。統計數據顯示,2013年,本市的平均氣溫為11.3℃,雖接近常年(1981年至2010年),但上半年氣溫偏低,下半年氣溫偏高;由於全市大範圍的降水過程較少,全年的降水量為508.4毫米,較常年偏少6.9%,與出現“7·21特大自然災害”的2012年相比,降水量少了33%。北京市氣候中心高級工程師陳大剛表示,北京地區去年的天氣總體正常,沒有出現大災,可謂是風調雨順的一年。
  氣溫上半年偏低下半年偏高
  2013年氣候公報顯示,北京地區全年的平均氣溫為11.3℃,與常年的11.4℃和近十年(2003年至2012年)均值11.6℃都接近,比2012年的11.0℃略偏高0.3℃。
  陳大剛分析,就2013年全年的情況來說,季節差異還是很明顯的,而從氣溫上看,上半年的氣溫偏低,下半年則偏高。“1月至6月這半年中,只有5月的平均氣溫比常年偏高1.1℃,其他均偏低。”記者發現,去年1月至4月的氣溫明顯偏低,尤其是4月份,11.2℃的平均氣溫比常年偏低了2.4℃,是1981年以來4月氣溫的第二低值。
  進入下半年後,平均氣溫則與上半年唱起了“反調”,開始向偏高的方向發展。數據顯示,7月至12月,只有9月和10月的平均氣溫比常年分別偏低0.2℃和0.3℃,其餘4個月均不同程度的偏高,其中冬季的11月和12月較常年偏暖,兩個月的平均氣溫均偏高1.1℃。
  此外,去年全年,南郊觀象臺的高溫日數為10天,比常年同期的8.3天略偏多,這些高溫天氣集中在7月,其中上旬4天下旬3天,七八月份連續出現的高溫悶熱天氣,使本市的供水量及電力負荷連創新高。極端最高氣溫為38.2℃,在7月24日出現。年度極端最低氣溫為-14.1℃,出現在1月5日。
  大範圍強降水扎堆兒7月
  與2012年相比,去年的北京沒有出現全市性的大範圍強降水,所以全年508.4毫米的降水量比2012年的758.7毫米偏少了33%,不過較常年的545.9毫米來說,僅偏少了6.9%,屬於正常範圍。總體來看,去年大範圍的降水過程較少,降水的天數也不多。
  一年中,有7個月的降水量不同程度的偏少,其中12月的降水量為零,11月的降水量僅0.5毫米,比常年偏少90%;而去年水分最充足的是6月和7月,降水量分別為114.3毫米和174.8毫米,6月比常年偏多50%,7月與常年偏差不大。
  陳大剛介紹,去年出現的大範圍強降水過程主要扎堆兒在7月的前半月,分別是7月1日至2日、7月8日至10日、7月14日至16日。其中,7月14日至16日出現了全年最大降雨過程,平均降水量為58.1毫米,達到暴雨級別;懷柔站、湯河口站和佛爺頂站的降水量分別達到152.5毫米、88.2毫米和69.6毫米,均突破了三站建站以來的7月中旬日最大降水量極值。南郊觀象臺在7月8日出現了最大日降水量,達到84.2毫米。此外,去年全年的降水日數為71天,接近常年69.6天的水平,但暴雨日數僅一天,相對偏少。
  大風天僅一天為62年最少
  2013年,南郊觀象臺共出現9個霧天,比常年的13.1天略偏少,但霾天明顯增多。同時增多的還有沙塵日,全年共有12天沙塵日,略多於常年的10.1天,與近十年均值的5.5天和2012年的1天相比,明顯偏多。去年2月28日出現的就是大風、強沙塵天氣,當日全市20個氣象站有12個測站記錄有浮塵或揚沙天氣。不過總體來說,沙塵日還是多出現在秋季,占了9天,為1961年以來同期最多。
  沙塵日增多,但大風天反而鮮有的少,需要註意的是,此處所指的大風與天氣預報中所說的大風不同,這是指瞬間風力大於每秒17米的大風,相當於八級風力。去年全年,南郊觀象臺僅有一天出現過大風,比常年的12.6天和近十年均值的7.8天明顯偏少,創下1951年來的新低。
  此外,南郊觀象臺去年的初雷日是5月24日,比常年推遲了近一個月,全年的雷暴日數為19天,比常年的32.9天偏少些。
  相關新聞
  “九九歌”與北京冷暖節奏差半個月
  本報記者 駱倩雯
  昨天是“三九”的第一天,京城雖陽光明媚,但寒氣逼人,最高氣溫僅1℃。“三九四九冰上走”——“九九歌”在民間流傳甚廣,但氣象專家表示,我國幅員遼闊,氣溫和物候南北差異明顯,實際上,“九九歌”所描述的氣溫變化和物候表現,主要適用於黃河流域,由於北京地區冷得早、暖得晚,冷暖節奏與“九九歌”相差半個月左右。
  我國農曆有“九九”的說法,用來計算時令,計算的方法是從冬天的冬至日算起,第一個九天叫“一九”,第二個九天叫“二九”,依此類推,直到“九九”,當第九個九天結束時,意味著春天來了。“九九歌”有不同版本,內容略有差別,最廣為傳播的還是“一九二九不出手;三九四九冰上走;五九六九,沿河看柳;七九河開,八九雁來;九九加一九,耕牛遍地走。”
  市專業氣象臺高級工程師張明英介紹,“九九歌”主要是通過人對寒冷的感覺以及物候現象,也就是因氣溫的變化而導致動植物的變化來表述,比如柳樹發芽、桃樹開花等,均與氣溫有關。但歌里所描述的氣溫變化和物候現象,主要適用於黃河流域,且對應得特別合適。
  對於北京而言,歷史數據顯示,北京“一九”和“二九”的常年平均氣溫分別是-2.4℃和-3.4℃,“這樣的氣溫,很明顯已經不是‘不出手’,而是‘冰上走’了。”張明英說。而從“四九”開始,天氣漸漸回暖,但北京地區常年的平均氣溫還是只有-2.5℃,依舊是天寒地凍。
  從今年冬天的情況看,在數九天之前,北京的氣溫就曾到達零下的狀態,而今年“一九”的平均氣溫是-1.4℃,到了“二九”,平均氣溫反而升至0.9℃,“‘二九’反比‘一九’暖,這更凸顯了北京地區與‘九九歌’中所述的氣候差異。”
  俗話說“春打六九頭”,意思就是“六九”的第一天立春了,但從京城0.5℃的“六九”常年平均氣溫來看,還是寒意未退,冰也未化。而立春以後的一個多月里,因為仍在數九寒天里,離春天還有一段距離。北京“九九加一九”的常年平均氣溫是5.8℃和9℃,相比10℃以上的春天溫度,也仍有差距。
  張明英解釋,氣候是物候的基礎,物候是氣候的表現。民間流傳的關於天氣的諺語,很多都是勞動人民從實踐經驗中總結的,地方性強,在實際應用時,應根據各地不同的特點靈活掌握,切忌盲目。  (原標題:全年降水量比常年偏少6.9%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j93zjzyqd 的頭像
zj93zjzyqd

新電視

zj93zjzyq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